外媒:特朗普对美国的威胁堪比恐怖袭击

来源:国搜国际 发布时间:2016-03-18

虽然美国大选初选还未结束,但特朗普领跑初选的结局估计不会有变了。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就将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3月15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出席竞选活动。

3月15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出席竞选活动。

虽然美国大选初选还未结束,但特朗普领跑初选的结局估计不会有变了。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就将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答案没那么简单,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16日会发警告称,如果共和党不提名他,就会爆发“骚乱”。

特朗普警告发生“骚乱”

当地时间16日,2016年美国大选“明星”特朗普接受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采访。这位刚刚赢得佛罗里达州、伊利诺伊州和北卡罗莱纳州选战的共和党候选人称,即使他未能达到1237张选举人票的门槛,共和党也不得不让他获得候选人提名,否则将会爆发一场“骚乱”。

“如果我们少了20票,或者我们少了100票,最终获得1100票,而其他人为500票或400票……我认为你不可以说,我们不能自动获得提名。我认为到时候会发生骚乱。”特朗普强调,自己是民心所向,“我代表了好几百万选民,其中不少还是初次投票的。”

按照大选规则,如果特朗普想赢得共和党候选人自动提名,那就必须获得1237张选举人票。

美联社报道称,截至目前,特朗普已经获得673个代表席位,排名第二的克鲁兹获得411个,卡西奇则为143个席位。虽然特朗普目前拿到的席位最多,其竞选势头也依然凶猛,但如果延续现在的态势,特朗普很可能无法拿下获得自动提名所需要的1237张选举人票。

现在,反特朗普阵营正力促这一结果的发生。有观察指出,现在卡西奇和克鲁兹只要能够“劫走”特朗普一张选票,都被视为为共和党“立功”,因为这也意味着特朗普里离1237张选举人票又远了一步。因此,当卡西奇于3月15日拿下俄亥俄州时,便成为了共和党内“反特朗普力量”的重大胜利。

第二轮投票可能有变数

如果特朗普在初选中领先于其他共和党候选人,但却没有赢得自动提名所需要的1237张选举人票,那么,又会发生什么呢?

从程序上来说,共和党最后的总统候选人将会在今年7月18日在克利夫兰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选出。参加这个大会的为“选举人”,一共有2472人,一般情况下,这个选举可以看作只是走走过场,因为除了5%的选举人可以根据自己意愿投票外,其余95%的选举人只能按照自己所在州的初选结果来分配。所以,可以说,投票的结果在大会召开前通过初选就已经定了下来,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就可计算出每个候选人获得了多少个代表席位。

不过,如果没有任何一位候选人获得自动提名所需要的1237张选举人票,那么大会就要进入协商会议,开始新一轮投票了。

在第二轮投票中,将有更多人可以不必受初选结果的约束,按照自己意愿投票。如果这一轮还没有选出候选人,那么再进行下一轮,下一轮将有更多代表人可按自己意愿投票,就这样一轮一轮进行下去,直到有一个候选人获得大多数选票,并被提名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赢“协商会议”投票不容易

对于特朗普而言,他的问题是,虽然选民很买他的账,但是共和党内部有一大股反对他的力量,所以如果真进入到协商会议阶段,特朗普获得提名恐怕没那么顺利。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即使进入协商会议,按照特朗普现在所获得的票数,最终很可能比第二名要多出几百票,那时也就很难不承认他胜出,并获得提名。

共和党上一次“协商会议”发生距今已有半个多世纪。1948年,共和党通过“协商会议”投票三次,提名了时任纽约州长的杜威,最终杜威在大选中输给了寻求连任的杜鲁门。

民主党上一次“协商会议”也在50多年前了。1952年,民主党通过“协商会议”投票三次,提名了时任伊利诺伊州长的史蒂文森,他在大选中败给艾森豪威尔。

有分析就此指出,“协商会议”不仅体现了一个政党内部的严重分裂,而且通过“协商会议”选出的候选人,最近几个都在最后的大选中败北。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共和党大佬对特朗普恼怒的原因。因为特朗普的胜利可能会导致共和党失去白宫和国会,共和党即使不被特朗普弄得四分五裂,也会沾上不少污点。

特朗普堪比“大规模恐袭”

16日,美国民众在纽约特朗普大楼前举行抗议。

“特朗普一旦当选将是全球风险。”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3月16日网站首页大标题提醒美国选民,支持特朗普不仅会给美国带来灾难,也会给全球带来巨大风险。这一论断来自英国著名的“经济学人智库”,该智库首次把美国总统参选人的当选作为全球风险进行评估,特朗普当选被定为12级风险,与可能引起全球经济不稳定的大规模恐怖袭击同级。

英国广播公司(BBC)17日称,在经济学人智库列出的全球十大风险名单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风险等级提名第六,甚至比英国公投脱欧或南海发生战争冲突更危险。该报告称,“特朗普对包括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内的自由贸易特别敌视,并多次将中国标签为‘货币操纵国’”,他还曾呼吁在美国与墨西哥交界处修建由墨西哥人付款的“巨大的围墙”,以阻止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和毒贩进入美国。此外,特朗普对中东的军事干预企图,呼吁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的言论,都会成为恐怖主义团体潜在的招募工具,使中东和其他地区所面临的威胁增加。

这是经济学人智库首次把一名美国总统参选人的可能当选作为全球风险进行评估。法新社称,特朗普一旦获胜至少将会导致美国同其他亚太国家在今年2月签署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失败,同时“他对自由贸易的敌对态度,尤其是对墨西哥和中国的疏远可能会快速升级为一场贸易战争。”

“世界经济的毒针”,瑞士《新苏黎世报》17日评论称,世界经济界拉响特朗普警报。特朗普将给美国带来不确定性,而这正是美国和世界经济的毒药。德国电视一台 17日则说,特朗普现象分裂美国,特朗普走得越远,对美国和世界的伤害就越大。

“特朗普现象”凸显民主的迷失

尽管近几个月来,“围剿特朗普”的大合唱就已经从美国唱到欧洲,再唱到全世界,西方精英们甚至把这位亿万富翁和希特勒相提并论。但这些并不能阻止特朗普的脚步。随着特朗普在初选竞选活动中攻城拔寨,他正朝着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稳定迈进。在赢得佛罗里达、伊利诺伊和北卡罗来纳州举行的党内初选后,特朗普16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专访时甚至狂妄地宣称,即使他未能达到共和党1237张选举人票的门槛,但如果其他人得票数比他低很多,共和党必须要放宽规则让他自然而然获得候选人提名。他警告称,如果他获得比其他人更多的共和党代表选票,却依然赢不了总统候选人提名,那么7月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将会发生“暴乱”。

在美国的精英看来,特朗普首先是美国的最大灾难。“如果特朗普真的当选了,将给美国带来哪些影响?”美国智库“美国行动论坛”的最新报告估计,如果按特朗普的建议立即驱逐所有非法移民的话,美国劳动力数量将减少1100万,实际GDP将缩水1.6万亿美元,联邦政府总支出将多出4000亿-6000亿美元。而根据特朗普的减税方案,美国联邦财政收入将下降1/4,税收收入也将减少10万亿美元。

“特朗普现象凸显民主的迷失”,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日前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可能,是美国的繁荣和安全目前面临的最大威胁。“在过去10届总统大选中,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担心,在历史长河的层面上,这一可能的错误结果会对整个‘美国项目’造成严重损害”。文章写道,即使是特朗普成为总统的可能性都是非常危险的。美国经济增速已经低于2%,如果人们认为煽动保护主义的人有望很快成为美国总统,这无疑会在国内外引发极大的不确定性,由此带来的风险溢价很可能将脆弱的美国经济推入灾难。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17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处于美国的竞选期间,共和党温和派和民主党都非常讨厌特朗普。而特朗普是大嘴巴,常说出许多过激言论,加剧了人们的担心。这是西方选举运动的特征之一。实际上,很多言语是他自己故意夸大的,也被他的政敌、不满他的人夸大。时殷弘认为,在美国,历来是竞选时说的是一回事,当总统之后做的是另一回事。特朗普上台后会对美国国内外政策有冲击,并影响到国际关系,但肯定不会像他的政敌说的那么极端。

事实上,“特朗普现象”在西方并不罕见。英国《卫报》称,排外主义者正在整个欧洲形成上升势头。右翼反对移民,而左翼则将本国的经济困境归咎于全球化。在法国,国民阵线打出反伊斯兰的旗号。在英国,脱离欧盟运动有着民粹主义色彩。一向被认为欧洲政治稳定器的德国面临着怀疑欧洲并且反移民的德国新选择党的挑战。【综合新闻晨报、环球时报报道】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