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湉:未来“两桶油”的日子不好过了

来源:新岫 作者:夏湉 发布时间:2017-07-28

尽管国际油价连日来暴涨,但国内成品油零售市场近期很不平静。在炼油产能过剩与结构矛盾日趋突出,成品油市场竞争激烈的挑战下,国内最大石油生产商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家主营单位挑起了一轮成品油降价潮。 最近两个月来,我国山东、厦门、浙江、河南和广东等多

两桶油

尽管国际油价连日来暴涨,但国内成品油零售市场近期很不平静。在炼油产能过剩与结构矛盾日趋突出,成品油市场竞争激烈的挑战下,国内最大石油生产商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家主营单位挑起了一轮成品油降价潮。

最近两个月来,我国山东、厦门、浙江、河南和广东等多地加油站掀起了一场成品油销售价格战,优惠幅度达到每升1元至1.5元,少数加油站甚至降价超过2元。这场罕见的成品油销售价格战在4月份就已开始,并且是由中石化主动牵头,民营加油站被迫跟进。

根据《工人日报》报道,在山东济南多个加油站,成品油实际降价幅度在0.6至1.5元,有的甚至直降3元/升,降价幅度达到了17%。不少加油站里悬挂着的降价牌格外醒目,各种加油赠礼品优惠活动多人眼球。

国内成品油市场需求增速正在放缓

此前,有业内人士认为中石化主动参与降价是为了中石化销售公司在境外IPO前夜冲销量。毕竟,此前中石化凭借炼化一体化优势,极少参与多由民营加油站发起的价格战。不过,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能源经济研究室主任朱彤表示,国内成品油过剩已是大环境,引起此次价格战的原因并不能简单就下定结论,而要看这种行为持续的时间跨度。如果是短时性的,那么此次降价销售就只是一种增加销量、降低库存的营销策略而已。不过,目前“价格战”范围呈扩大趋势,正烧向全国。

受新能源汽车优惠政策、共享单车普及、经济下行压力、地炼资源低价冲击、车柴普柴双品种运行等多种因素影响,我国国内成品油需求增速正在放缓,尤其是中石油中石化。来自中石油中石化生产经营管理部的报告显示,1-4月份,中石油销售成品油35813.1万吨,同比下降1.2%,其中柴油大幅下降7.6%,低于预期;1-4月份,中石化成品油经营量为5658万吨,下降2.8%,其中柴油大幅下降12.3%。

中石化中石油在这次降价幅度较大的山东、山西、河南等地区,正是和民营加油站价格竞争最激烈的地区,尤其是存在大量民营炼油厂的山东。据了解,去年全国地炼的炼油总能力约占全国炼油总产能的30%,而山东地炼产能为1.3亿吨,占到全国地炼产能的7成以上,山东炼油总产能达到1.2亿吨。

朱彤表示,在两桶油还存在足够利润空间的前提下,人为降价可能是为了争夺市场份额。

国内成品油资源供应过剩局面越来越严重

由于欧美原油价格在2014年下半年出现断崖式下滑,炼油成本变低,炼油环节利润变高,在国家放开地方炼厂进口原油使用权和原油进口权后,越来越多的大小投资者进入了加油站领域。这些加油站的低价营销对“两桶油”的销量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冲击。尤其在近期,国内成品油市场尤其是华东和华南地区涌现出大量粗白油,社会经营单位利用免税油品的有关税收漏洞而大量低价倾销,由此造成对柴油市场的猛烈冲击,市场秩序混乱,不公平加剧。

6月2日,中石化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王玉普在广东的驻粤企业座谈会上表示:“要巩固市场优势地位,市场之争是全产业链的较量,要不惧强敌,敢于亮剑,利用网络优势、品牌优势、油非互促优势、体量优势以及平台优势,全力应对市场挑战。”面对民营油企前所未有的冲击,王玉普也不能淡定了。此次价格战或正是中石化“努力做大销售规模,全力稳固市场份额”经营策略。

未来“两桶油”的日子不好过了

自从2015年我国放开地方炼厂进口原油使用资质以来,截止目前,我国已有34家地炼申报进口原油使用权,其中有22家地炼获批进口原油使用权7995万吨,16家企业获批原油贸易经营权。

随着进口原油指标的逐步放开,地方炼厂产能得到快速集中释放与扩张,成品油供应量大幅攀升。对此,国家发改委在今年不仅叫停了原油加工企业申报使用进口原油,还将地炼出口配额权利收回。

面对成品油出口配额大幅缩减,炼厂加工能力进一步扩张的态势,价格战或进一步升级并持续,未来成品油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

华创证券能源电力研究员王秀强表示,两桶油希望通过价格手段,以价换量,提高市场占有率。但是,民营石油企业定价机制更为灵活,他们的介入激活了成品油市场,一是可以降低汽柴油价格,对两桶油形成对标和倒逼效应,二是通过市场竞争,可以提高成品油市场服务水准。

此次价格战或只是市场价格机制试水的开始。今年5月,国务院发布《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确定了我国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方向,表示要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发挥市场决定价格的作用。

王秀强指出,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在2008年启动,先后多次调整定价规则,包括调整调价周期、对标国际石油市场品种、国外市场调价幅度等,成品油价格市场化领先电力、天然气,在政府管制的区间内,未来石油企业或可以自主定价。

成品油销售是中石油、中石化最重要的利润来源,若全面开放成品油销售,“两桶油”所受冲击将更加难以量化。未来“两桶油”的日子不太好过了。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从理论上来讲,打价格战,‘两桶油’比不过灵活的民营加油站。在现有成品油定价机制下,‘两桶油’并没有太大的利润空间,如果大幅度降价,只能短时间地在局部地区进行。而民营加油站则相对灵活,进货的价格比较便宜,在价格战上反而比‘两桶油’更有竞争力。”

不过,价格战也是一种两败俱伤的选择。尽管与中石油中石化自营加油站相比,民营加油站运营成本低,规模小,可以灵活应对价格战。但是,如果本次的价格战延续到全国范围,并持续深入下去,那么民营加油站的销售利润也会进一步挤压。未来,民营加油站要不断提升服务态度、油品质量以及多样化的营销手段等才能吸引更多客户。同时,还要增强储存、运输成品油的能力,以抵御未来可能发生的新一轮行业洗牌。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