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全球&中国最新数据抢先看!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卢奇秀 赵唯 于欢 发布时间:2016-07-07

今天(7月7日),第65版《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中文版)在北京发布。 不得不说,2015年全球能源行业的数据变化真是亮点多多,特别是中国在2015年取得的众多成绩令人振奋!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小编分别对全球和中国的重要统计数据进行了精简与提炼, 大家

640

今天(7月7日),第65版《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中文版)在北京发布。不得不说,2015年全球能源行业的数据变化真是亮点多多,特别是中国在2015年取得的众多成绩令人振奋!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小编分别对全球和中国的重要统计数据进行了精简与提炼,大家速来围观,记得分享给朋友哦~

小编补充一句,这本能源行业的数据“圣经”其实已经65岁啦,当初它只有7页纸、只给8个人看哦!如果您对这段65年的历史感兴趣,不妨在文末读个痛快:)

文丨

中国能源报记者

全球能源动态7大要点抢先看

640

① 整体能源消费及价格变化情况:

2015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保持低速增长: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增长仅1%,除2009年的衰退外,这是自1998年以来最低的全球增长。

2015年,所有化石燃料的价格在所有地区均下跌。按美元计算的原油价格录得自1986年以来最大跌幅;所有地区天然气价格均下跌,其中北美地区跌幅最大;全球煤炭价格已连续四年下跌。

② 石油:

石油仍是全球的主要燃料,占全球能源消费的32.9%,其市场份额出现了1999年以来的首次增长。

2015年即期布伦特原油均价为52.39美元/桶:比2014年水平低了46.56美元/桶,也是2004年以来最低年均价。

全球石油产量增速连续两年超过全球石油消费增速,达280万桶/日,上升3.2%,是自2004年以来最快增速。

2015年全球原油和成品油贸易增长了300万桶/日(+5.2%),录得1993年以来最大增幅。

③ 天然气:

2015年世界天然气消费增加了1.7%:相比于2014年有显著提高,但仍低于十年平均值2.3%;俄罗斯的天然气消费增量为-5%,成全球最大消费量降幅;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市场份额为23.8%。

2015年全球天然气生产增长2.2%:快于消费增速但低于其十年平均值2.4%;美国天然气产量增长率达5.4%,是世界最大增幅;欧盟再次大幅减产,荷兰录得全球最大降幅(-22.8%)。

全球天然气贸易在2015年开始反弹,增长3.3%;管道运输量增长4%,主要原因是俄罗斯(+7.7%) 和挪威(+7%)的管道天然气净出口增长。

④ 煤炭:

2015年煤炭消费的增长率创历史新低:全球煤炭消费降低1.8%,远低于其2.1%的十年平均增长率。

2015年全球煤炭产量降低4%,其中美国(-10.4%)、印度尼西亚(-14.4%)和中国(-2%)大幅减产。

2015年煤炭在全球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降至29.2%,刷新自2005年以来的最低纪录。

就市场份额而言,煤炭(29.2%)保持第二大燃料的位置,却是2015年唯一丢失全球市场份额的燃料。

⑤ 可再生能源:

201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增量创历史新高: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了15.2%,稍低于其十年平均水平15.9%,但增量(+213太瓦时)创历史新高, 这几乎是全球发电量的全部增量。

可再生能源在全球发电中占比达6.7%。值得一提的是,中国(+20.9%)和德国 (+23.5%)录得可再生能源发电最大增量。

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达2.8%,高于十年前的0.8%。

风能仍是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最大来源(占比52.2%),德国录得最大增量(+53.4%)。

太阳能发电增长32.6%,其中中国(+69.7%)、美国(+41.8%)和日本(+58.6%)的增幅最大。中国超越德国和美国成为世界最大太阳能发电国。

全球生物燃料产量仅增长 0.9%,远低于其十年均值 14.3%。

⑥ 核能和水电

全球核能发电量增长1.3%,几乎所有增长都来自中国(+28.9%)。中国已超越韩国成为第四大核能发电国;欧盟的核能发电量(-2.2%) 跌至1992年以来的最低纪录。核能在全球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为4.4%。

全球水力发电量增长1%,低于其十年均值3%。中国 (+5%)仍是世界最大水力发电国;同核能一样,全球水电净增长全部来自中国,尽管其增速不到历史 平均值的一半。水力发电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的6.8%。

⑦ 二氧化碳排放

2015年来自能源消费的二氧化碳排放仅增长了 0.1%,除2009年经济衰退时期外,这是其1992年以来最低增速。该结果令人振奋,主要得益于能源消费增长放缓和全球能源结构转型(全球煤炭消费放缓被天然气和非化石燃料增长部分抵消)。

美国(-2.6%)和俄罗斯(- 4.2%)排放量降低的绝对值最大,但印度(+5.3%)排放增幅最大。中国自1998年 以来首次出现排放量下降 。

最值得关注的5大中国要点

尽管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且正经历结构转型,但是中国仍保持其作为世界上最大能源消费国,生产国和净进口国的角色。

① 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

中国占全球能源消费量的23%;2015年中国能源消费增长1.5%,增速是自1998年以来的最低值。

在化石能源中,中国能源消费增长最快的是石油(+6.3%),其次是天然气(+4.7%)和煤炭(-1.5%)。除石油的增长率稍高于其十年平均水平外,天然气和煤炭的增长率都远低于其各自十年平均水平。

② 中国的能源结构持续改进:

煤炭在中国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为64%,是历史最低值,但仍是中国能源消费的主导燃料。

煤炭产量下降了2.0%,这是1998年以来中国煤炭产量第二次下降。

其他所有化石燃料产量均有上升:天然气增长4.8%,石油增长1.5%。

③ 中国超越德国与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国。

非化石能源中,太阳能增长最快(+69.7%),其次是核能(+28.9%)和风能(+15.8%)。水电在过去一年增长了5.0%,是自2012年以来增长最慢的一年。

可再生能源全年增长20.9%。仅十年间,中国可再生能源在全球总量中的份额便从2%提升到了现在的17%。

核能增长28.9%,高于过去十年平均12.4%的两倍。

④ 中国石油净进口增长9.6%至737万桶/日,创历史最高水平。

⑤ 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降低了0.1%,是自1998年以来首次负增长。

以下为具体行业数据图表一览

石油

1价格

2015年,即期布伦特平均价格为每桶52.39美元,与2014年相比每桶下降了46.56美元,是2004年以来的最低年平均价格。

随着全球消费的反弹和美国的产量开始逐月走低,原油价格在2015年年初发生上涨。2015年后期,欧佩克产量出现强劲增长——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表现得尤为突出——从而导致原油价格大幅下跌。

美油和布油平均价差连续第三年收窄,至每桶3.68美元。

640

2015年,全球探明石油储量减少了24亿桶(-0.1%)至1.6976万亿桶,这是我们数据库中仅有的两次全球探明储量年度减少之一(另一次是1998年)。尽管如此,全球探明储量在过去十年仍增长了24%,即3200亿桶;足以满足50.7年的全球生产需要。

储量下降最大的国家是巴西,其储量下降了32亿桶,而挪威储量增加了15亿桶。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继续保持其龙头地位,占世界石油储量的71.4%。分区域而言,中南美洲储产比为世界最高,达117年。官方数据的延迟发布导致很多国家的2015年数据目前仍不可得。

2消费和生产

全球石油消费增长至190万桶/日,增幅1.9%,与近期历史平均值(+1%)相比增长近一倍;与2014年110万桶/日的增长相比,表现尤为强劲。

经合组织国家的消费较为强势,增长值为51万桶/日(+1.1%),而过去10年期间的平均降幅为1.1%。

美国(+1.6%,即29万桶/日)和欧盟(+1.5%,即20万桶/日)的增长远高于最近的历史平均水平,而日本的石油消费(-3.9%,即-16万桶/日)则录得了最大跌幅。

在经合组织国家之外,净石油进口国亦录得显著增长:中国(+6.3%,即77万桶/日)的需求再次录得最大涨幅,而印度(+8.1%,即31万桶/日)超过日本成为了全球第三大石油消费国。但是,这种增幅却被石油生产国疲软的增长所抵消,因此非经合组织国家的整体石油需求(+2.6%,即140万桶/日)低于其近期的历史平均水平。

全球石油产量增速连续第二年超过消费,涨幅3.2%,即280万桶/日。这是2004年以来的最强劲增长。

伊拉克(+75万桶/日)和沙特阿拉伯(+51万桶/日)的产量涨至历史高位,推动欧佩克产量提高160万桶/日,达3820万桶/日,超过了2012年的历史纪录。

欧佩克之外的产量与上一年的创记录增长相比略有放缓,但仍增长了130万桶/日。美国(+100万桶/日)录得了全球最大的年度增量,也保持着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国的地位。在其他地区,巴西(+18万桶/日)、俄罗斯(+14万桶/日)、英国和加拿大(各+11万桶/日)的产量增长部分被墨西哥(-20万桶/日)、也门(-10万桶/日)和其他地区的产量下滑所抵消。

640

1995年、2005年和2015年探明储量的分布

640

2015年世界石油产量增速连续第二年远超消费量增速。产量增长了280万桶/日,主要来自中东(+150万桶/日)和北美洲(+90万桶/日)。全球石油消费量增长了190万桶/日,接近过去10年平均增速的一倍,主要由经合组织国家的高增长驱动。亚太地区占全球增长的74%,中国再次成为对全球石油消费量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77万桶/日)。

3炼油和贸易

2015年,尽管中南美洲、非洲和俄罗斯的原油加工量下滑,但全球原油加工量每日增长180万桶(+2.3%),达10年期平均增幅的三倍以上。

受更高炼油利润的驱动,经合组织国家的原油加工量增长了100万桶/日,而欧洲(+74万桶/日)收获了自1986年以来的最大增幅。

全球炼油能力仅增长45万桶/日,为23年来的最小增幅。中国境内扩建项目的延期,加上台湾和澳大利亚炼油厂的关闭,导致亚洲的炼油产能出现了1988年以来的首次下滑。

全球炼油厂利用率上升1个百分点,至82.1%,为5年来的最快增速。

2015年,全球原油和成品油贸易增加300万桶/日(+5.2%),是1993年以来的最大增幅。

中东出口增长(+55万桶/日)提高了原油贸易量,同时欧洲和中国的进口增幅最大(分别为+77万桶/日和+53万桶/日)。

美国再次成为成品油出口增长的领头羊(+47万桶/日),其石油净进口已降至480万桶/日,为198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天然气

1生产和消费

世界天然气消费增长1.7%,与2014年的微弱增长(+0.6%)相比增速提升明显,但仍低于10年期平均水平(2.3%)。经合组织国家以外地区(+1.9%,占全球消费的53.5%)的增速低于平均水平,但高于经合组织国家(+1.5%)的平均水平。

就新兴经济体而言,伊朗(+6.2%)和中国(+4.7%)录得了最大的消费增幅,不过中国的增长与其10年期平均增速(15.1%)相比仍显疲弱。俄罗斯(-5%)的跌幅最大,其次是乌克兰(-21.8%)。

经合组织国家中,美国(+3%)的增长量最大,而欧盟消费(+4.6%)在2014年的大衰退之后出现反弹。

全球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的23.8%。

全球天然气产量增长2.2%,超过消费量的增长,但低于2.4%的10年期平均水平。北美、非洲和亚太地区的增长均高于平均水平。美国(+5.4%)录得了最大增量,伊朗(+5.7%)和挪威(+7.7%)的增长也相当可观。欧盟产量(-8%)急剧下跌,全球最大跌幅出现在荷兰  (-22.8%)。俄罗斯(-1.5%)和也门(-71.5%)也发生了大幅下降。

640

与石油情况类似,2015年,全球天然气探明储量略降(-1000亿立方米,-0.1%)至186.9万亿立方米,足以满足52.8年的当前产量。原因在于俄罗斯和挪威探明储量的轻微下降。过去十年,全球储量增长了29.6万亿立方米。中东地区拥有最大探明储量(80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总量42.8%)以及最高地区储产比(129.5年)。官方数据报告的延迟发布导致很多国家的2015年数据仍不可得。

640

1995年、2005年和2015年探明储量的分布图

640

2015年,世界天然气产量增速降至2.2%,略低于2.4%的十年平均增速。北美洲(+3.9%)创下历史最大年增幅,主要因为美国持续高增长的产出;

而欧洲及欧亚大陆产量下降了0.7%,其中荷兰和俄罗斯降幅最大。消费走出了2014年的低迷状态,增速加快(+1.7%)),但仍低于2.3%的十年平均增速。中东增幅最大(+6.2%),而欧洲及欧亚大陆消费量下降了0.3%,其中俄罗斯的下降抵消了欧盟的增长。

2贸易

2015年,全球天然气贸易出现反弹,上涨3.3%。

受俄罗斯(+7.7%)和挪威(+7%)净管道出口量增长的推动,管道运输量增长了4%。净管道进口的最大增长发生在墨西哥(+44.9%)和法国(+28.8%)。

全球液化天然气贸易增长1.8%。澳大利亚(+25.3%)和巴布亚新几内亚(+104.8%)成为出口增长的领头羊,抵消了来自也门(-77.2%)的出口下降。欧洲(+15.9%)的净液化天然气进口量有所增加,中东进口量(+93.8%)不断上升,但部分被韩国(-10.4%)和日本  (-4%)的纯进口下降所抵消。

国际天然气贸易量占全球消费量的30.1%;全球天然气贸易的管道气份额已升至67.5%。

煤炭

2015年,全球煤炭消费下降1.8%,远低于2.1%的10年期平均增幅,从百分比(和体积)上来看,是数据集中降幅最大的。煤炭在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中的比重已降至29.2%,这是2005年以来的最低份额。

煤炭消费的净下降完全来自于美国(-12.7%,即全球最大的体积跌幅)和中国(-1.5%),而印度(+4.8%)和印度尼西亚(+15%)取得了一定增长。

全球煤炭产量下降4%,跌幅最大的包括美国(-10.4%)、印度尼西亚(-14.4%)和中国  (-2%)。

640

2015年,世界煤炭探明储量足以满足114年的全球生产需要,为目前化石燃料中最高储产比。

分区域来看,欧洲及欧亚大陆探明储量最大,而北美洲储产比最高——276年。亚太地区探明储量排名第二,但生产量较高——占世界产量的70.6%——因而分区域储产比最低(53年)。

640

1995年、2005年和2015年探明储量的分布

其他燃料

1核电和水电

◆全球核能发电量增长1.3%,所有净增长均来自于中国(+28.9%)的贡献。中国超越韩国成为核电第四大生产国,而欧盟发电量(-2.2%)则跌至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核电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的4.4%。

◆全球水电增长低于1%的平均水平。水电发电量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的6.8%。

中国水电发电量(+5%)录得了最大增量,仍是全球最大的水电生产国。

2可再生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燃料)

2015年,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持续增加,达到全球能源消耗的2.8%,而10年前仅为0.8%。

用于发电的可再生能源增长15.2%(或213太瓦时),几乎等同于全球发电的总增量。可再生能源占全球发电量的6.7%,而在10年前其比重为2.0%。

中国(+20.9%)和德国(+23.5%)录得了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最大增量。

全球范围内,风能(+17.4%)仍是最大的可再生电力来源(占可再生能源发电的52.2%),而德国(+53.4%)收获了最大的增长量。

太阳能发电量增长32.6%,中国已超过德国和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国。

全球生物燃料发电量增长0.9%,远低于10年期平均水平(14.3%)。

640

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了15.2%,略低于十年平均增速,但是,这是有史以来最大增量(+4800万吨油当量)。全球而言,风能提供了最大增量(+2800吨油当量),但是太阳能增速最高(+32.6%)。分区域而言,欧洲及欧亚大陆和亚太地区提供了最大增量(分别为+1880和1750万吨油当量)。

2015年,除水电之外的可再生能源占全球发电量的6.7%,而十年前该数字仅为2%。欧洲及欧亚大陆地区可再生能源发电份额最高,达11.9%(欧盟将近18.6%)。

640

2015年,世界生物燃料产量增长了0.9%,是自2000年产出下降后增长最慢的一年。全球乙醇产量增长了4.1%,实现三年连续增长。本次增长由亚太区、中南美洲和北美洲主导。2015年,生物柴油产量下降了4.9%,主要产区的产出均下降。

3碳排放

2015年,全球能源消耗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仅增加了0.1%。除发生经济衰退的2009年外,这是1992年以来的最低增速。碳排放量下降的原因包括能源消费增长放缓,以及燃料结构的转变。

从地区来看,除欧洲和欧亚大陆以外,各地区的排放量增长均低于平均水平。

中国在2015年因为能源使用而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减少0.1%。这是自1998年以来的首次排放减少。它远低于10年期平均水平(4.2%),也低于2015年全球0.1%的增长率。

相关拓展

对于《统计年鉴》,大多数读者关注的都是它的分析与数字。很少有人注意到,它的发布已迎来65周年,且已成为历史最悠久的能源数据统计刊物之一。

0

最初的《统计年鉴》只有七页,用打字机敲出来,由英伊石油公司(AIOC)的中央规划部门编制,目标读者仅有八人。据其记载,当年原油产量增长了7000万英吨或“长吨”,(或如记录显示的13.4%)涨幅13.4%。全球年度产量为44.52亿桶。阿拉伯36°API原油价格是每桶1.75美元。

当时世界对石油的需求较难确定。正如报告所称:“除美国之外,没有其他国家的详细数字,因此无法获得与世界产量数据相同准确度的需求数据来分析全球需求。”据其估计,全球消费量约为5.53亿吨,其中62%都是被美国使用。毕竟,美国的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它的石油工业也是如此。汽油价格约为30美分一加仑,而美国汽车一加仑平均能行驶25公里(15英里)。德克萨斯州拥有美国总油气储量的56%,但随着投机采油者们将钻探深度达到3,800米(12,500英尺),这个数字在该年又增长了78%。

640

成片的钻油塔出现在壮观的signal hill油田。该油田靠近加利福尼亚州的长岛,于1921年被发现。

有人可能会问,一份如此短的文件为何如此重要,又为何能在65年之后发展成为目前近50页的刊物?答案是,当时很少有人知道石油的生产和消费量,更不用说它的成本了。的确,从1920年起,业界对于每年的石油产量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当时的估计约为7.33亿桶。不过,这个数字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政府提供的数据推测而来。随着新的开采资源在中东不断被发现,业界希望能更好地掌握供求数据。特别是,大多数综合性的石油公司都拥有油轮船队,希望了解贸易流量。 鉴于此,英伊石油公司(AIOC)董事长威廉·弗雷泽爵士认为有必要将1951年诞生的《统计年鉴》予以充实,并扩大发行。第二期《统计年鉴》增加到了14页,并使用了地图和图表来佐证观点,而且更加关注油轮船队的规模以及中东地区的产量和储量。和以前一样,需求比供给更难估计,尤其是因为当时冷战正酣,无法获得军事消费数据。此外,在今天看来有些奇怪的是,当时的各家公司都因竞争法而不敢彼此透露信息,在美国尤为如此。 

尽管这样,1952年的《统计年鉴》首次加入了炼油厂的产率数据。已经可以看出美国当时的技术先进程度上已遥遥领先于世界。在美国之外的炼油厂,逾52%的产品都是重燃料油,汽油和航空燃料只占20%。1952年《统计年鉴》还按照船龄、所有者和规模对油轮进行了细分,并估算了服务于北美和欧洲的船队比例。业界对此类信息求知若渴,《统计年鉴》的发行量猛然飙升到了数万份。虽然它仍是内部材料,但无疑已开始向更广阔的范围传播。

640

1961年,《世界石油行业统计年鉴》扩充至24页,业内知名度进一步提升。储量、产量和消费量等数据仍按东、西方分别统计,不过个别国家的情况开始凸显在年鉴当中。中东的储采比大幅上涨——从1951年的可开采73年到十年后的可开采92年,这在《统计年鉴》中都有提及。在那个时候,世界油轮船队的规模已翻番。油价仍没有被提及。

事实上,全球油价的情况在整个60年代都相当模糊。简·内史密斯是一位英国的战争英雄和石油行业记者,在BP工作过一段时间。联合国曾请他做一次世界能源资源调查,但他认为,由于缺乏价格信息,这项任务不可能完成。随后,他创办了《阿格斯石油》价格咨询服务,以提供更加透明的价格信息。随着美国向中东原油进一步敞开大门,以及经历了1973年欧佩克价格冲击之后,更多的价格信息得到公开。

640

如果说1973年价格冲击和1979年伊朗革命危机起到过一些积极作用的话,那就是它们促使石油行业将能源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托尼斯·坎伦担任主编后,《统计年鉴》开始记录各国的天然气、煤炭、水电和核电消费数据。60年代末之前,天然气被视为石油行业的鸡肋,放空的火炬在中东地区随处可见。然而,随着北海天然气田的发现以及液化天然气的发展,欧洲的天然气消费量激增,使得天然气的重要性骤然增加。到1981年,《统计年鉴》已扩版到37页,纳入了天然气的管道运量和船运量,以及煤炭储量。这份刊物后更名为《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不再属于内部文件,而是被免费提供给感兴趣的人阅读。

到了80年代后期,历史原油价格被纳入《统计年鉴》,最初大多来自欧佩克的“官方价格”,自1991年开始刊登现货价格。

同时,编辑们也认识到了它的教育价值。1985年,《统计年鉴》电脑精简版被提供给多家院校,两年后又推出了完整的软盘版。2000年起,通过互联网可免费阅读《统计年鉴》。现在读者还能通过BP官网获得更多信息。例如下载视频;利用图标工具选择各种图形和列表,对整个数据库进行利用。此外,能源行业曾缺失的历史数据已被补充完整。(《统计年鉴》中文版www.bp.com.cn可在中文网站下载。)

640

1951年那份仅七页长的石油产量“备忘录”虽与如今的《统计年鉴》有着天壤之别,但无疑是后者诞生的襁褓;它虽简短,却开启了独一无二的大规模能源数据收集,经过65年的发展,已成为全球同类刊物的领军者。读者往往将之奉为能源经济学中的数据“圣经”。解析已知、探究未知是它永远的目标。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