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读文:故世不患无才,患用才者不能器使而适用也

来源:麒麟网 作者:麒麟网事 发布时间:2016-08-02

古代将人分为四等,士农工商。农乃天下之本,布帛菽粟、膏腴纨绢皆从农出。将士排在农的前面,彰显当权者了对于人才的重视。对于中国这样人口众多又极其尊崇教化的国度来说,人才虽多,却难免不为当权者所知,又鲜有主动向帝王举荐人才者,即便居庙堂之高的

古代将人分为四等,士农工商。农乃天下之本,布帛菽粟、膏腴纨绢皆从农出。将士排在农的前面,彰显当权者了对于人才的重视。对于中国这样人口众多又极其尊崇教化的国度来说,人才虽多,却难免不为当权者所知,又鲜有主动向帝王举荐人才者,即便居庙堂之高的也未必都能发挥自己之专长,所以人才浪费现象触目惊心,此所谓“千里马不常,即善相无所用之”(董其昌《袁伯应诗集序》)是也。

唐初,马周是中郎将常何的门客,一个偶然的机会,常何让他起草了一篇奏章。李世民看后大为惊叹,但常何不冒功,向太宗进言道:“此非臣所能,家客马周教臣言之。客,忠孝人也。”由此太宗皇帝四请马周,这个流落长安小官的命运从此彻底改变了,唐朝又多了个治国干臣。贞观一朝,君明臣贤,人杰辈出,其文治武功更是震古烁今。这就是曾国藩所说的“国家之强,以得人为强”。

这里的“人”指的是人才,在古代“人”和“民”是不同的。晋大夫祁黄羊就是一个善于发现人才专长的人。南阳无令,他把自己的仇人解狐推举了上去,“国人称善”;国家没有军事统帅,他把自己儿子祁午推举给了晋平公,从而保证了晋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的边境安定。孔子后来评价曰:“善哉,祁黄羊之论也!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祁黄羊可谓公矣。”能根据职位不同安排不同的人担任,这就比单单举荐人才的境界又高了一层。

所谓量才适用,有两个基本前提。第一是有才,第二是适用。有才的人很多,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有别人所不具备的品质和能力,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千里马常有”,关键是怎样挑选人才,这个并无章可循,必须结合实际和多年经验及对这个人的认识,进行综合考量。“才”不同于“财”,会经商的不一定懂政治,拿出公务员的职位让给有钱人是断不可取的。

有了人才,剩下的就是怎样物尽其用了。王羲之是人才,把他放到一个书法协会什么的绝对是不二人选,但让他担任将军那就是暴殄天物了;李煜是人才,去作协没问题,但当皇帝那就差远了。

尧要传位给舜,先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了他,以考察他的品行和能力。在“父顽、母嚣、象傲”这样的家庭环境都能与之和睦相处的舜,德行上自然无可挑剔。“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只要是他所劳作之地,便在当地兴起一股礼让的风尚;“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制作陶器,也能杜绝劣品,这充分证明了他的能力。所以他所到之处,“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舜因此赢得了民心所向。

这些还不算,能做到这些,顶多只能证明舜有治理一方的能力,具体到更大范围内的行政事物,则尚未可知。故尧让他参与政事,经过多年考量,尧和整个部落肯定了舜的能力,认为舜能延续尧的辉煌,所以尧禅让给了舜。历史证明,这个决策是完全正确的。

所以作为当权者或企业管理者,在挑选人才时,首先要注意这个人的能力是否适用于这个岗位,同时还要注重其操行,不以文凭论长短,不以年龄为计较,只要能量才而用,那么对于今后的发展则是大有裨益的。“故世不患无才,患用才者不能器使而适用也”的立论也正在于此。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