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读文:郑燮《范县署中寄舍弟墨第四书》赏析

来源:麒麟网 作者:麒麟网事 发布时间:2016-08-02

郑燮是清“扬州八怪”之一,以书画着称,同时精于诗文。他一生放浪形骸,自视清高,不随大流,恪守着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虽合乎儒家精神,却也难为人所理解。倒是他的家书,几乎全是大白话和规教的纯情语录,读来颇感亲切。同时,作为一个有自己独特思维

郑燮是清“扬州八怪”之一,以书画着称,同时精于诗文。他一生放浪形骸,自视清高,不随大流,恪守着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虽合乎儒家精神,却也难为人所理解。倒是他的家书,几乎全是大白话和规教的纯情语录,读来颇感亲切。同时,作为一个有自己独特思维的大家,他的家书写的言之有物,切情合理,时常有放眼天下皆准之语,这篇家书便可作为例证。

这封家书是郑燮写给堂弟郑墨的,主要论述了“农本”的道理。郑燮没有亲兄弟,因此对于小自己二十四岁的堂弟颇为喜爱,从读书心得到做人道理,随时给予教导,这通书札便是请兄弟家人务必在当时那个“风俗偷”的恶浊世风中为善“不同为恶”。

这封家书按文意可分为四层意思。他从家中来信得知“一种靠田园长子孙气象”后极为高兴。此时作者正在山东任职,厌倦了宦海生涯的作者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退路,饱经世事沧桑,所以他才有“堪为农夫以没世矣”的喟叹。接下来他所叮嘱的置备农具,习作农活以及善待穷亲,家居简朴等,都是彰显“靠田园长子孙”的气象。由此引出了作者“天地间第一等人,只有农夫”的观点,因为“天下无农夫,举世皆饿死矣”,这并不是商品经济逐渐发展之时作者思想落后,而是儒家以农为本,以民为本思想的体现。出身农村的作者对与乡土有着特殊的感情,在认清官场的蝇营狗苟之后,更加强化了他的这种感情。身为官宦的“士”无疑是“又高于农夫一等”,本应是“牧民以安天下”的,但官场风气却导致了“士独于民大不便”,故令作者这样的正派官员为之气短,恨不得归隐田园。

这里,作者还旁敲侧击地加上了一笔,文人禀性呼之欲出。“尝笑唐人《七夕》诗,咏牛郎织女,皆作会别可怜之语,殊失命名本旨。”《七夕》是唐人借织女牛郎典故抒发感慨的,在这里应用作本旨。“织女,衣之源也;牵牛,食之本也,在天星为最贵”,经由作者点拨,放佛是唐人的诗倒是“失其本旨”的,所以他再次嘱咐家人在“重农夫”上,必须要不辞劳苦,“勤谨”不“荡轶”,勿辜负作者的一番苦心,这又照应了前文的“靠田园长子孙气象”。

作者要求家人勤谨务农,因此田产便成了根本保障。最后在田产上作者又做出批示,既要够全家耕种,可以吃饱,又不能贪多,更不能侵占别人田产,“我自做我家事”,身为封建官员的作者能这样想实属难能可贵。

由于是写给自己家人的知心话,他也绝对不会想到,数百年后会有这么对陌生人来研究,所以这些文章写得没有那么多的花梢而情感真挚,围绕着“农本”来构述,脉理清晰,神韵紧凑。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