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读文:吴敏树《说钓》赏析

来源:麒麟网 作者:麒麟网事 发布时间:2016-08-02

作为一种在世界上长期领先的文官选拔制度,自隋大业三年设立后,科举制度便沿用千年。可以说,科举制度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使大批寒门士子进过自身努力跻身官场,实现了自身“治国平天下”的抱负。同时也使得腐朽的豪门世家掌控政坛的局

作为一种在世界上长期领先的文官选拔制度,自隋大业三年设立后,科举制度便沿用千年。可以说,科举制度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使大批寒门士子进过自身努力跻身官场,实现了自身“治国平天下”的抱负。同时也使得腐朽的豪门世家掌控政坛的局面逐渐解体,另外在保护中华文化方面科举制度更是发挥了无与伦比的重要作用。虽然这种制度也埋没过不少人才,但在没有一种更为公平公正的制度出来之前,科举应该说还是比较公平的。

但随着科举逐渐成为士子升官发财唯一途径的心理和风气,且朝廷也需要一群只知埋首读书的知识分子,这一切都导致了科举制的朽败。时人有谚云:“读书人,最不济。烂时文,烂如泥。三句承题,两句破题,摇头摆尾,便道是圣门高第。哪管他三通四史是何等文章,汉祖唐宗是哪一朝皇帝。”归根到底,明清时候的科举已经成了谋求官禄的途径。吴敏树的《说钓》,以钓鱼“求得”譬喻科第求取,在“求”字上立意,并不是追求“进于礼部,吏于天官”,而是求求获己心,不必执迷于“欲”,不需因“不足可欲”而黯然。

在“求”之外,还有一个“趣”字也很重要。文章开首就说:“余村居无事,喜钓游,钓之道未善也,亦知其趣焉”。文章末尾又回应了一句:“夫钓,适事也,隐者之所游也,其趣或类于求得”。“类于求得”是说好像“求得”,然而“趣”并非“求得”,“得”是一种欲望罢了。隐,从根上讲是一种追求某种特定志趣的行为,如果能和“趣”统一起来,那么是“隐”是“仕”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当年欧阳修“仕”而得山水之趣,便是明证。如若偏要把科举仕途视为求得“大”之禄位,那么无疑会与隐者异其“趣”。

作者擅长反讽手法,但在本文中似乎没有明显表现出来,这恰恰是作者的高明之处。通过自述“钓游”的过程,尽管他声称“亦知其趣焉”,可真钓时又总是希望“得大鱼焉”,这就是“趣”晤的不彻底之故,所以才搞得“手倦足疲”、“腹饥思食甚”,这不正是讽刺吗?由此联想到第一段中“余示以篮而一相笑也”的“一相笑”,顿觉意味深长矣。

钓鱼希望钓到大的,这是人之常情。那求科第也是如此,一山更比一山高,一鱼更比一鱼大,所谓“终身无满意时”之人都是自寻苦吃的,是“不足可欲”的行为。如此则必然“终焉少系于人之心者”,永远无法求的真趣。

文章结尾道:“唯鱼之求”。不论大鱼小鱼,只要钓上来的便是好鱼。钓大鱼不是目的,关键是能钓到鱼,换句话说,我只想搏个功名,至于大小高低我一概不论,这不也很快乐吗?

这虽是篇说理文,却并非空洞的说教。前半段以叙述文的笔法记叙了钓鱼求大的全过程,且不光记述钓鱼这个行为,更描写了作者的心理。同时通篇运用兴的笔法,毫无斧凿痕迹,顺理成章,使人信服。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