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读文:彭绍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赏析

来源:麒麟网 作者:麒麟网事 发布时间:2016-08-02

本文是为新修盘门双忠祠所作的记。开始写了初修双忠祠的背景:建炎三年金兵南侵,宋高宗由临安逃向越州,接着又从越州逃往明州。十二月,金兀术兵临临安,高宗渡海南逃,平江五十万人尽做刀下之鬼。这里作者对此表示沉痛的哀悼,同时又对国君和诸将帅的无为

本文是为新修盘门双忠祠所作的记。开始写了初修双忠祠的背景:建炎三年金兵南侵,宋高宗由临安逃向越州,接着又从越州逃往明州。十二月,金兀术兵临临安,高宗渡海南逃,平江五十万人尽做刀下之鬼。这里作者对此表示沉痛的哀悼,同时又对国君和诸将帅的无为而导致金人的深入深感遗憾,笔调犀利,将高宗的狼狈描写得淋漓尽致。故“宋之不亡幸耳”,就局势而言,凭宋在这次战争中的表现,能苟安一隅,已是庆幸。但同时,他或大宋朝的子民又不甘心历史上记下这段耻辱。从“使其时”一句中可知,在作者心中认为平江失守完全是守城宋军的贪生怕死造成的,假如他们同仇敌忾,与敌寇不共戴天,则胜负之数,存亡之理或难定论。即便兵败,也可以为转移百姓赢得充足时间,不会导致这样的残局。

前者是作者录自史籍之中,所以是“余观”,第二段则是流传于民间的小故事,故以“相传”领起,讲的是二士拒战盘门一事。且不论这事的真假,很明显在作者心目中,这二人的地位比那些峨冠博带的君臣将帅要重得多。虽毫末之芥,亦必泰山之重;唯重臣干将,但有丑闻迭出。论情重点也由庸主佞臣过渡到了盘门二士身上,悲愤不已。作者通过长官弃城而去影射金兵攻破平江时宣抚使周望避走太湖,守将汤东野携家潜逃,统制郭仲威不战自退的历史事实,指斥这些人虽身份高贵,在国难当头之时却无一为国牺牲,同战死的二士相比,虽蝼蚁亦不足喻其微渺,充分肯定了二死士的气节。

中国自古尊崇英雄,二死士以其壮烈的殉国,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特别是宋朝国难未靖之时,就更需要这种强者,以至于后人为之修祠世代供奉。这正符合当时“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民间信仰与宗教的审美意识,而此次重修忠烈祠,也是面对昔日金的后代卷土重来一同中华之时,或多或少也有这种感情因素在其中。

二人一人死于阵前,一人死于水中。前者名叫刘鼐,后者名曰张鳌。鼐跟鼎有关,所以民间尊其为天坛传奏司;鳌是生活在水中的,故神化为顺济龙王,并司职盘溪。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名姓及死因和赐爵始于何时,但由于明永乐年间俞祯碑中就有记载,也足见流传之早。

篇末,作者交待了受人之托为新修祠作记撰文,并从他的认识出发,改原双土地祠为双忠祠,变保护神为精忠报国的典范,从中可以看出作者的思想局限。

本文根据时间顺序由古及今,一方面讽刺了误国的君臣,一方面又赞扬了为国尽忠的二死士,这在当时满清已取得中国实际统治权的背景下实为难得。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