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读文:梅曾亮《<阮小咸诗集>序》赏析

来源:麒麟网 作者:麒麟网事 发布时间:2016-08-02

这篇序是作者为少年时候的朋友阮小咸诗集作的。阮小咸是一个处士,既没做过官的读书人,一生默默无闻,最后老死乡里。相比之下作者就要比他幸运得多。梅曾亮于道光二年(1822)中了进士,还在北京做官长达二十余年,辞官回乡不久阮小咸便病故了。之后梅曾亮

这篇序是作者为少年时候的朋友阮小咸诗集作的。阮小咸是一个处士,既没做过官的读书人,一生默默无闻,最后老死乡里。相比之下作者就要比他幸运得多。梅曾亮于道光二年(1822)中了进士,还在北京做官长达二十余年,辞官回乡不久阮小咸便病故了。之后梅曾亮不仅为这位清贫读书人的诗集写了序,而且通过侧面衬托的手法,充分表达了他对这位老朋友的同情和敬佩之心。

江宁(南京)形胜,卧虎藏龙,所以文章一开始就勾勒出了江宁山川之俊秀。“而清淑之气犹足以沾溉人物”,就点明了人杰地灵之意,生长于斯的士人自然显得与众不同。作者在乡里的朋友如严小秋、阮小咸等人,意气相投,耽山水之乐,多文酒之会,颇多六朝“馀习”,从中也可以看出他们的淳朴和清高。而阮小咸虽与这些人“倡和相得”,却终岁教授学生,文酒之乐不怎么参与,这是阮小咸与他们的不同之处。这段中虽描写阮小咸的笔墨不多,但念及整段都是对他的映衬,所以其实都是在写阮小咸的。

当作者从京师回归乡里以后,北城的朋友们差不多已经“凋逝殆尽”了,方慎之也久客于外,不能回来。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倒是这位阮小咸依然还在教授生徒,这又是一处对比。作者认为自己年纪还不算太老,但“山城孤寺,往往多独游,少与偕者”,这是作者的“自叹”,却也更加映衬了阮小咸甘于寂寞自守的节操。也正因如此,所以说只有阮小咸才能“臻乎老寿”,这是对自身的感叹也是对好友的真挚祝愿。

写到阮小咸臻乎老寿其实暗示着不久后阮小咸的去世。也直到这里,文章才提到阮小咸的诗。梅曾亮给它的评语是“清婉恬适,如君其人”,“真德人之音也”。这样,就和前面叙述阮的为人,遽遽然融为一体。这既是称赞其诗,同时也是称赞写诗的人。最后又回想起少年时代与阮小咸等书院晚归的情景,历历在目。惟其感情之深厚,可见一斑。且以同逝者之乐结尾,更加荡气回肠。

为亡人写序,特别是为友人,其言往往过于溢美。但本文却以悲哀的感情作为基调,公平公正地评价了阮小咸其人其诗,委婉含蓄,这是很难得的。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