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读文:左思《白发赋》赏析

来源:麒麟网 作者:麒麟网事 发布时间:2016-08-02

经历了汉末社会大动荡后,整个魏晋南北朝时期再也没有出现过像西汉那样的“鸿文”。这一时期,由于大一统帝国的衰落,文人内心压抑,这种背景下他们更加注重个人价值和内心体验,这就为小赋的发展奠定了基

经历了汉末社会大动荡后,整个魏晋南北朝时期再也没有出现过像西汉那样的“鸿文”。这一时期,由于大一统帝国的衰落,文人内心压抑,这种背景下他们更加注重个人价值和内心体验,这就为小赋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由于社会心理的导向作用,左思在头生白发之际并没有产生像后世苏轼那样“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的豪迈之气,而是无尽的厌恶。文章就是从“将拔将镊”之际开始的。通过和白发的一段对话,作者将那种“靡不追荣”、“贵华贱枯”的日下世风淋漓尽致地披露出来。这种功利主义的兴起,源于传统道德体系的没落。《孝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在以孝为天经地义的古代中国,竟会产生“贵华贱枯”的观念,以白发为“秽我光仪”的“青蝇”,欲除之而后快,这不能不使人深思。

作者和白发的对话分为两次,第一次是作者将拔之际,白发举了橘柚以素花为贵的例子,以此来阻止作者的施暴,同时申诉自己的无辜。而作者则针锋相对,旁征博引,就世人“靡不追荣”之理,行“拔白就黑,此自在吾”之实。作者所列举的四位古人,都属于年少得志一类的。甘罗是秦左丞相甘茂的孙子,秦国文信侯门客。文信侯想联合燕国攻打赵,便令张唐出使燕国与其谈判。张唐推辞不就,甘罗遂自荐,请使出赵,最终迫使赵王割五城予秦。归国后甘罗受封为上卿,时年仅十二岁。其二为子奇,春秋时期齐国人,十八岁时受命治理阿地,他在阿地铸剑为犁,开仓赈济贫民,阿地大治。其三是终军,西汉人,十八岁时选为博士弟子,因上书言事引起了汉武帝的注意。后出使南越望其奉汉正朔,不料为越相吕嘉所杀,年仅二十。初唐才子王勃在《滕王阁序》中所深情吟诵的:“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说的就是这件事。最后列举的是贾谊,二十岁时被选为博士,后出任长沙王太傅。这两位出自《史记》,都以年少高论着称于世,故文中称之为“英英终甲,高论云衢”。

第二次对话是白发对作者的观点加以反驳,指出这些人之所以能够成就一番事业,并非是因为他们年轻,而是其拥有过人的胆识和才学。为论证自己的观点,白发列举了和作者观点截然不同的两个例子来说明“国用老成”。一是文王以德治天下,声名远扬,吸引了孤竹君二子伯夷、叔齐来附。一是汉初商山四皓出山辅佐高祖太子。这些都是国家大治的象征。作者一直迷失在过去和现在之间,面对理想和现实的冲突难以抉择,所以白发的申论在作者看来尽管“非不有理”,但仍认为即便是荣启期那种自得人生三乐(为人,又为男子,又行年九十)的人都未能得志,那人生的种种机缘,就连孔子都无言以对。所以仍要坚持拔除。表面上作者要拔除的只是一根看起来无关紧要的白发,但实质上意味着作者要同心目中的理想彻底决裂,全身心融入世俗社会当中。

由此,白发还能说什么呢,徒留感慨而已。最后一段作者不再是以对话者的身份出现,而是变成了一个局外人,指出写作此赋的目的在于针砭时弊,以《诗经·国风》之笔法讥讽世俗。

汉赋及以后以之为模板的赋中,通过两人的对话来抒发感慨的不在少数,甚至能夸张到编出几个莫须有的“凭虚公子”、“乌有先生”来。但通过拟人直接同自身组成部分对话的奇拔构思还是十分罕见的。作者在文中时而是对话的组成部分时而是冷眼的旁观者,这种错综的角度,独辟畦径,显得极为新颖有趣。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