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紫:有枪就是草头王

来源:四月网 作者:宜兴紫 发布时间:2017-10-05

拉斯维加斯的枪声又起,那个地方我去过多次,记得头一次在赌城度假,就住在Mandalay Bay对面的Tropicana。我为那些因热爱音乐而在此次事件中,不幸凋谢的生命们感到无限的悲哀。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发生向无辜平民开枪的事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年年岁岁花相似

拉斯维加斯的枪声又起,那个地方我去过多次,记得头一次在赌城度假,就住在Mandalay Bay对面的Tropicana。我为那些因热爱音乐而在此次事件中,不幸凋谢的生命们感到无限的悲哀。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发生向无辜平民开枪的事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国内的公知们多半装聋作哑,如同爬得很高的猴子,只有一片红灯无处隐藏。个别站出来略表寸心辛苦洗地的,也是满嘴跑好车,不着边际。头一个指责的当然是国际恐怖组织,谁让他们又一如既往的往自己身上揽呢。好在美国警方专业程度尚在,至今保持实事求是的态度,表明尚未有任何证据表明是国际恐怖组织搞的。再有就是俄罗斯的幕后黑手,就好像当年农村里只要出点儿事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要把还没有摘帽儿的地富份子抓出来批斗一通一样。可怜的公知们,到了便秘埋怨卫生间的境地。

关于美国是否应当控枪的争论又开始老调重弹了。拥枪派、控枪派各有各的压箱底儿的理由,拿出来重现照本宣科一下即可,都也没遇到什么麻烦。技术流们又祭出积年困扰的硬核桃了,就是拥枪乃是宪法权利,要修改神圣的美利坚宪法,难上加难,根本不可行。这种说法的目的在于让人们死了控枪的心,踏踏实实地赶快去在买麦当劳的路上,顺手买一只枪自卫先。Arm the rest。

其实,技术控、程序控强调修宪难是在骗人的,被公知们奉为神明的江山永固的美国宪法,一直在被不断地修改着。早期立宪的founding fathers写出来的那几页纸,连同人权法案一起,也没有多长,根本就不可能解决宪法需要解决的问题,充其量算是美国宪法的序言或者基本原则。要是美国真打算禁枪的话,无需修宪,只要最高法院的九个法官中,有五个有此想法,做一个新的解释就足够了。

美国无法禁枪的原因与程序无关,首先还是现实中禁枪绝对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三亿多一点的人口,接近三亿只枪,还不算吃奶的娃娃们手里的玩具枪。禁是禁不了的,谁也不会去触这个霉头。限枪更是连自己一起糊弄的天方夜谭,只要有枪在手,如何改装、如何使用,就全在持枪人的手指尖上了。不要低估的任何一个人的智慧,919驾着波音大飞机去撞世贸大厦的那几位狂徒,驾驶技术是在美国初级航校里,用单引擎小飞机学会的。

美国枪文化的法律源头,还是来自于参加大陆会议的那批激进的年轻智者们。出于对于欧洲旧文化的反思,他们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西方文化非黑即白,正反对立,缺乏兼容性。从这里出发,在防止欧洲王室专制独裁的方面,美国做得非常成功。其手段就是充分保护个人的绝对权利,全面限制乃至部分取消公权力。个人拥枪权就是这种思维模式的比较极端的例子。

但是,凡事都不可绝对,子曰:叩其两端而执其中。人类是群居的物种,世上不只有一个人在生活。凡是一个群体就需要有适度的集中,每个人就必须放弃一定的权利,特别是那种可能会危害的其他人的个人权利。相较于美国先民只是遇到了手持弓箭的印第安人,近现代中国曾经历过所有的列强,发生了无数的战争。中国也有过“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也有过全民皆兵的成建制的民兵,但是,这些民间武装是有组织的,有纪律的,是跟党走的。

中国的公知们出于对于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的无知,才把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特征命名为普世价值,用动听的绝对个人权利,蛊惑民众,混淆视听。希望拉斯维加斯Mandalay Bay之前和之后的枪声,可以让国人充分反思个人权利和集体利益的平衡点。

2017年10月4日记于西山华府

  • 责编:麒麟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