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的历史:为什么看电影的时候必备爆米花?

来源:一本正经说历史 作者:额尔瑾 发布时间:2017-08-13

周末去了一场电影院,临进场前匆匆忙忙地去买了一盒爆米花,如果没有它,总觉得少点什么似的。跟我有一样心境的人不少,所以电影院门口到处都是捧着爆米花的男男女女。电影院为了盈利,不允许外人带零食进去,但是他们自己卖的零食几乎就只有爆米花+饮料这一

周末去了一场电影院,临进场前匆匆忙忙地去买了一盒爆米花,如果没有它,总觉得少点什么似的。跟我有一样心境的人不少,所以电影院门口到处都是捧着爆米花的男男女女。电影院为了盈利,不允许外人带零食进去,但是他们自己卖的零食几乎就只有爆米花+饮料这一种模式,吃的那么多,为啥电影院们都偏偏选中了爆米花呢?吃货们有过这种疑问吗?

看电影 爆米花


爆米花已经成了看电影的标配

先来说说爆米花的历史吧。爆米花在中国可谓是古已有之的膨化食品,起源可上溯到宋朝。当时的诗人范成大在他的《石湖集》中曾提到上元节吴中各地爆谷的风俗,并解释说:“炒糯谷以卜,谷名勃娄,北人号糯米花。”为什么把爆米花叫做“孛娄”呢?估计是模拟爆谷时的响声,当时的人们把打雷的声音叫做“孛辘”。范成大也在《吴郡志·风俗》中记载:“上元,……爆糯谷于釜中,名孛娄,亦曰米花。每人自爆,以卜一年之休咎。”在新春来临之际宋人用爆米花来卜知一年的吉凶,姑娘们则以此卜问自己的终身大事。

宋人把饮食加入文化使之有了更丰富的内涵。清代学者赵翼在他著的《檐曝杂记》中收有一首《爆孛娄诗》:

“东入吴门十万家,家家爆谷卜年华。就锅排下黄金粟,转手翻成白玉花。红粉美人占喜事,白头老叟问生涯。晓来妆饰诸儿子,数片梅花插鬓斜。”

诗人笔下的爆米花不仅写得很美,而且洋溢着生活的情趣。

在美洲,早在欧洲移民迁人这块“新大陆”之前,居住在这块大陆上的印第安人便盛行吃爆玉米花了。

科学家通过测量新墨西哥玉米穗的幅射性炭素含量确定,大约有5800年的历史,古植物学家现在都认为爆米花是最早的食用玉米的方式。哥伦布在西印度群岛,科尔特斯在墨西哥都发现土著居民用爆米花作为装饰,那就是今天爆米花“项链”的雏型。

想当初,在哥伦布在返回欧洲后,曾向人们描绘了“新大陆”上的印第安儿童用爆玉米花串成项链在街上兜售的生动情景。也是印第安人教会了欧洲新移民如何栽种、如何烘烤玉米的技术。

印第安人很早就知道爆米花可以作为食物,他们用独出心裁的方式爆米花。一名历史学家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洞穴里发现了五千年前古代印第安人食用的爆玉米花,只是由于当时的“工艺”所限,在口感上远远不如当代爆玉米花松脆而已。

为了寻求更好的口感,印第安人的一些部落用烤热的石头作为爆米锅,另有一些部落直接把玉米投入火中,还有一些部落把整个玉米串在铁签子上烤制,秘鲁的前印加帝国的居民甚至用泥土做成爆米花锅。

1621第一个感恩节


1899年Jean Leon Gerome Ferris的《1621第一个感恩节》,当时招待印第安人的食物中玉米是最主要的。

19世纪上半叶,北美的捕鲸人去智利时,发现了当地的一种流行吃法:将玉米置于高温下,让谷物受到内部强压,淀粉原料的核心向外碰到坚硬谷壳爆炸,这就是爆米花。他们觉得这种小东西很可爱,就带回了新英格兰。不久,爆米花在北美流行起来,1848年,它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小零食,还被美国字典收录。

几十年后,蒸汽爆米花机的发明加剧了这种零食的流行程度。到了二十世纪早期,爆米花成为博得美国人喜爱的小吃。这还要归功于一个来自依阿华州的农家子弟克洛德·史密斯,1914年他建立了美国的爆米花公司,不久就开始出售他的“快乐时光”牌产品,逐渐的这种家庭食品成为美国的流行食品。

这之后,爆米花一直是美国人休闲娱乐时的主要零食,至少从上世纪初开始,看体育比赛、杂耍节目、去游乐场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吃爆米花。不过此时,它并没有和看电影紧密联系在一起。

1905年镍币剧院兴起,使得看电影成为一种空前流行的娱乐活动,同时使各种真人综艺杂耍边缘化。在这个时候,卖爆米花还只是镍币剧院周边一些摊贩的自发行为。

从上世纪初期开始,豪华电影宫取代镍币剧院,成为电影消费的主流场所。当时电影从业人员的心理是尽可能提升电影的地位,使之高尚化、上流化,从而和底层民众的娱乐形式区别开来。在这种情形下,看电影与听歌剧一样,是上流社会的高档消费,爆米花这种平民食品自然就摆不上台面。

那时有声电影还没有问世,无声电影早期用的字母也从另一方面限制了观众的文化水平,电影院也都致力保持这种上流的品味,担心爆米花会弄脏地毯,也不希望那些修养好的顾客受到吃爆米花时发出的声音干扰,因此几乎所有的电影院老板都是极力禁止在影院内食用爆米花的。

1927年,电影进入有声时代,那些文化并不高的人也能来观看了。到1930年,美国每周去看电影的人达到了9千万之多,电影的声音已经可以盖过吃零食的声音了,但是开放观众带零食进来还处于考虑阶段。

上世纪30年代,美国进入了大萧条时期,反而给电影业和爆米花带来了一次很好的合作机会。为了找到二个便宜的地方消遣,人们都涌向电影院。当时的街头小贩把握了这个商机,开始在电影院外面摆摊售卖成本低廉的爆米花,因为买的人多,早期的电影院在剧场外边还专门挂着标识,要求观众寄存衣帽和爆米花,爆米花就这样成为了最早的影院中偷偷摸摸携带的食物。

尽管仍然想维持影院的外观,也没有建造合适的通风设备。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观众携爆米花入场,电影院老板终于觉得这个商机不可忽视,他们开始把大厅租借给小贩,允许他们售卖爆米花。此时电影院由于经济问题也面临着经营困难,开源增收压力很大等现状,于是一些剧院经理干脆自己直接出售爆米花,获得更多利润。

1946年美国好莱坞IRIS电影院售卖的爆米花

1946年美国好莱坞IRIS电影院售卖的爆米花

很多影院因此开始自设爆米花机,但也有影院仍然拒绝引入,觉得爆米花机会降低他们的档次。20世纪30年代中叶,电影院生意开始走下坡,很多影院开始亏损。一些非从属于五大片厂(派拉蒙、米高梅、华纳兄弟、福斯、雷电华)的独立影院开始卖些简单的糖果。在尝到甜头之后,这种做法被迅速推广开来,使得很多影院转变了态度,开始自己贩卖零食。

再后来,大多数的零食都被淘汰掉,爆米花成为大萧条时期难得保持便宜的小食品,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喜爱。当时的人们,在大萧条时期生活非常困难,但仍然保持着看电影的热情,爆米花作为当时唯一吃得起的小零食,就成了看电影时的最佳选择。

二战使爆米花和电影院的关系进入了蜜月期。糖类出口国菲律宾等切断了对美国的货源,糖原料开始短缺,实行定额配给。这使得存在竞争关系的零食糖果和碳酸饮料也跟着短缺。

爆米花自此开始独秀一枝,到1945年时,它和电影的关系已经非常牢固,美国消费的半数以上爆米花是在电影院中。在电影开场前或放映中,电影院为他们的特许经营商店大做广告,吸引观众去大厅买零食。“二战”结束后,食糖管制解除,可乐等软饮料也开始进入电影院。

然而,外界对爆米花进入电影院并非没有批评的声音,四十年代的报纸上,常常出现批评看电影吃零食等不良习惯的文章,还有人出台“观影礼节”之类的指南,劝说观众放弃吃爆米花。

1957年,一则关于爆米花的广告Lets All Go to the lobby(一起去大厅吧)

1957年,一则关于爆米花的广告Lets All Go to the lobby(一起去大厅吧) 

爆米花甚至还影响了电影的观看习惯。在“二战”结束后的几年,即使不太长的电影也有中场休息,原因不过是给电影院提供二次贩卖零食的机会。

随着电影文化越来越多地影响全球,“看电影吃爆米花”的习惯也成了标配被打包出口。发展到今天,几乎在全球的每一家影院门口,都必不可少的会看见贩卖爆米花的柜台,甚至成了一些影院的支柱收入之一。

参考资料:《看电影为什么要吃爆米花?》虹膜电影杂志;《不可不知的欧美文化》许伶俐,张元婧;《爆米花的历史》安德鲁·史密斯。

  • 责编:麒麟网事